您的位置 : 彩票顶呱刮靠谱吗 > 小說庫 > 耽美

更新時間:2019-06-05 07:12:07

帝女重生:盛世寵姬 連載

顶呱刮代码问题请教:帝女重生:盛世寵姬

彩票顶呱刮靠谱吗 www.juedr.com 來源:呂子墨戰瑾瑜 作者:秋意涼涼分類:耽美主角:呂子墨戰瑾瑜

呂子墨戰瑾瑜小說名字叫做《帝女重生:盛世寵姬》,這里為您提供帝女重生:盛世寵姬呂子墨戰瑾瑜小說閱讀,小說內容精彩絕倫,酣暢淋漓 ,劇情扣人心弦,值得一看,《帝女重生:盛世寵姬》是耽美的小說,小說《帝女重生:盛世寵姬》講述呂子墨戰瑾瑜之間的故事,小說文理通順,無與倫比,身臨其境,堪稱經典,.........展開

本書標簽:

精彩章節試讀:

《帝女重生:盛世寵姬》小說簡介

主角叫呂子墨戰瑾瑜的小說叫做《帝女重生:盛世寵姬》,是作者秋意涼涼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父皇讓她下嫁將軍之子,她不愿,以死相狹,卻不想,弄假成真。當呂子墨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,世間再無輕語公主。她本輕狂,誰若欺負了她,她便要還了回去。而當一段陳年舊事被層層揭開之后,她不禁作嘔痛哭,怪只怪生在帝王家。...

《帝女重生:盛世寵姬》 第十一章:失望 免費試讀

呂子軒很是失望,幾年未見,竟不知當年可愛的呂子黛已然變成這副模樣。一股無力感油然而生,呂子軒猶豫是否要繼續說下去,怕是說再多,呂子黛也只會把所有錯推到呂子墨身上。

呂子墨很是無辜,原本只打算在一旁看戲,卻不想被牽扯進來。她冷嗤一聲,道:“呂子黛,你真是無可救藥,事實如此,還怕別人告狀?!?/p>

呂子黛一聽,頓時急了,果然是呂子墨從中作梗,大哥才會訓斥她,她毫無形象的指著呂子墨的鼻子,放出狠話:“呂子墨,你太卑鄙了,在人背后告狀,我不會放過你的?!?/p>

“夠了?!甭雷有淺飴雷喻?,聲音冷冽如霜:“二妹妹從未向我告狀,反而還為你們辯解,說你們被災民沖撞,下去整理衣著。我在這里呆了許久都未見你們回來,你以為這其中的小心思瞞的過我?”

“大哥?!甭雷喻煳暮傲艘簧?,眼淚撲簌簌地落下。她希望可以得到呂子軒的憐惜,心里卻止不住的埋怨,以前大哥最疼愛她了,現在卻因為一個庶女對她冷言冷語。

見到呂子黛淚流滿面,呂子軒心生不忍。他狠了狠心決定不去理會。呂子黛的行為粗鄙無禮,完全失了教養,他必須趁此機會給她一個教訓,免得將來丟了將軍府的顏面。

“二妹,我們回府吧?!甭雷有醯枚嗨滴摶?,拉著呂子墨就要離開。他在即將踏出粥篷時,仍不甘心的勸了一句:“子黛,子熙,你們若是將那些心思用在救濟百姓上,哪怕只有二妹的一半,為兄也不會生氣?!彼低?,大步離開。

呂子黛淚眼朦朧的看著呂子軒的身影,不甘心的再一次喊到:“大哥?!?/p>

呂子軒身形微頓,轉而揚長而去。

呂子黛捂著臉痛哭出聲,大哥真的將她丟下不管,看到她哭也不似從前一般,柔聲哄他。這一切都是因為呂子墨,呂子黛緊緊咬著貝齒,心中恨意蔓延,呂子墨奪走了大哥的疼愛,她不會放過她的。

“大姐,別哭了,哭多了傷身子?!筆慮櫚姆⒄鉤雋寺雷游醯腦ち?。她害怕呂子黛拿她出氣,卻又不敢擅自離開。

呂子熙拿出帕子小心翼翼的給呂子黛擦拭眼淚,嘴里柔聲勸道:“大姐哭也沒用,大哥已經走了。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。我們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,只等回去看呂子墨的情況。呂子墨是個將死之人,大姐被一個將死之人氣哭,不值?!?/p>

呂子熙的話說進了呂子黛的心坎里。她止住眼淚,認同的點點頭:“你說的對,和一個將死之人置氣不值得。等她死了,大哥就只疼愛我一個人?!甭雷喻熳遠陌崖雷游鹺雎?,在她心里,呂子熙只不過是一個依附母親和自己而活的庶女,沒資格和她爭。

呂子熙艱難的扯出一抹笑,眼底陰郁:“大姐想通就好?!?/p>

呂子黛擦干眼淚,不放心的問:“你親眼看著呂子熙喝下的粥嗎?要是出了差錯,為你是問?!?/p>

這一次,必須確保萬無一失。

呂子熙重重的點頭,自信的說道:“我做事,大姐放心吧?!?/p>

“哼,那就好?!甭雷喻旄吒咴諫系睦浜咭簧?,其實,呂子熙辦事,她還是比較放心的。

呂子軒來時騎馬,回府時和呂子墨同乘一車。他看著車外,眼睛時不時向呂子墨的方向瞟一眼,偷偷的觀察她。

呂子軒心底疑慮重重,當時心煩意亂,現在靜下心來細細回想,他總覺得二妹妹與以往大不相同。無論是她毫不畏懼,甚至是看好戲的表情,還是她嘲諷式的反駁,都讓他刮目相看。

呂子軒又努力回想了一下小時候的呂子墨,簡直判若兩人。

她的改變太大了,就像是原本的軀殼里換了一個靈魂。呂子軒毫無邊際的亂想著。若是呂子墨得知呂子軒現在的想法,肯定會大吃一驚。

事實上呂子軒很喜歡現在的呂子墨,她不在膽小的躲在角落里害怕陽光,她學會了?;ぷ約?,迎難而上。

呂子軒偷瞄呂子墨的眼神太過頻繁,呂子墨很早就發現了。她被看的心虛,卻又不敢多問。

片刻后,呂子墨終于忍無可忍,在呂子軒又一次看過來時,與他四目相對,出聲問道:“大哥為何總是看我?”

偷看妹妹,還被妹妹當場拆穿,呂子墨尷尬的移開目光,耳根微微泛紅。

呂子墨被呂子軒的反應逗笑,心中的不自在一掃而光,調笑道:“大哥看過來的次數太頻繁,妹妹就是想要不發現也不行?!?/p>

呂子軒的耳朵紅的厲害,心中哭笑不得,原來都怪自己表現的太過明顯。

“大哥是有什么事情嗎?”呂子墨覺得,呂子軒這樣的表現,定是發現了什么。與其自己心虛,倒不如將此事放在明面上好好解釋一番,趁此機會讓呂子軒打消疑慮。

呂子軒稍加掩飾,盡量讓自己看起來自然。他心思微動,既然呂子墨問他,不如將自己的疑惑說出來,也好聽聽她的解釋:“大哥只是覺得二妹妹變化很大,不似從前一樣膽小,大哥很是欣慰。但是……”呂子軒盡量讓自己問得委婉。

“大哥是想問我原因嗎?”呂子墨直接挑明呂子軒的疑問。心中暗自慶幸,幸虧自己挑明,否則疑慮越積越多,她早晚會被發現。

呂子軒一愣,他沒想到呂子墨猜到了他心中所想,并如此坦然的說出口。他點了點頭,等待呂子墨的解釋。

呂子墨坐直身子,并未直接開口。她挑開車簾一角,安靜的看著外面的景致出神。

呂子軒也不著急,靜靜的等待呂子墨開口。

半晌后,呂子墨嘆口氣,慢悠悠的說道:“大哥可見過那長在石頭下的小草。它的生命的到來不由自己決定??墑羌熱桓慫?,卻又不肯給它好的生存環境,用一塊大石頭死死地壓在它的身上。那么,它只有兩種選擇,要么堅強的活著,要么慢慢等死?!?/p>

呂子墨語氣淡然,只是在平鋪直敘一個無關緊要的故事??墑鍬雷有笮鬧幸喚?,覺得呼吸困難。他知道,小草就好比呂子墨自己,石頭就好比她在將軍府面臨的處境。

呂子墨停頓了片刻,繼續說道:“我要么選擇堅強的活著,要么懦弱的等死。以前我總以為不爭不搶,減弱自己的存在感就可以好好的活著,可是……哪怕我在卑微,也還是有人不肯放過我。兔子被逼急了還會咬人,又何況是人?!?/p>

她突然抬頭,認真的看著呂子軒,語氣嚴肅的說道:“大哥,我的要求不多,只要可以好好的活著,不受欺負就好?!?/p>

呂子墨的話讓人心酸,氣氛一時間靜默。呂子墨在心里吐了吐舌頭,其實她不是故意說的這么感人,她只是在講述別人的故事,并說出了原主的心愿,可是講著講著就連她自己都開始難過,心疼原主曾經經歷的一切。

呂子軒低著頭,眼眶微紅。他的心像被幾百根針穿過,密密麻麻的疼。他不在的這些年,二妹妹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,竟被逼迫著學會反擊。

呂子軒壓抑著喉嚨中的哽咽,聲音低沉的道:“妹妹受苦了,哥哥回來了,以后由哥哥?;つ??!?/p>

此時此刻,他在呂子墨面前,認真而鄭重的許下承諾。

呂子墨的心被一股暖流包裹,她為真正的呂子墨感到欣慰,在親情淡薄的后宅中,她還有一個好哥哥,疼她,愛她,?;に?。現在這是她的哥哥,她會好好珍惜這份難能可貴的兄妹之情。

呂子墨驀地一笑,如三月份的陽光,溫暖而明媚:“恩,大哥,我相信你?!?/p>

呂子軒被呂子墨的笑恍了一下眼睛,心跳驟然加速。他不好意思的低下頭,心中卻雀躍無比。

呂子墨因為呂子軒的反應笑得更加開心,僅有的一絲顧慮也消失無蹤。

馬車在將軍府停下,劉氏率領著一眾丫鬟等在門口。

呂子軒扶著呂子墨下車,呂子黛和呂子熙也相繼走下馬車。

劉氏本是迎接呂子軒,可是在看到自己女兒臉色蒼白,眼睛腫得如同核桃時,心疼的上前,抓著呂子黛的手問道:“發生了什么,怎么哭的眼睛腫了?!?/p>

呂子黛見到母親,突然有了倚靠,嘴一扁,眼睛又開始泛紅。

劉氏看女兒明顯受了委屈,卻又不說,轉而問呂子熙:“你大姐怎么了?誰欺負她了?!繃跏匣壩鎦幸排?,一開口便是別人欺負了自己的女兒。

呂子熙有些懼怕劉氏,諾諾的低下頭,小聲道:“大哥訓斥了大姐,大姐就哭了?!?/p>

自己的兒子訓斥了自己的女兒。

劉氏不悅的看向呂子軒,見他和呂子墨站在一起,關系甚是親密,心中更加生氣,說出的話也帶了當家主母的嚴厲:“子軒,怎么回事?你怎么能訓斥妹妹呢?”

呂子軒向劉氏行了一禮,絲毫不懼劉氏的嚴厲,開口的話同樣有氣勢:“母親,是子黛做錯了事情。作為大哥,我只是稍微訓斥了她兩句?!?/p>

“子黛做錯了什么?”劉氏不依了,她的女兒從小乖巧懂事,怎么會做錯事情?

“你問她?!甭雷有粵跏系姆從Σ宦?,不愿意多說。

劉氏舍眼睛一瞪,心中氣悶,卻又不好強迫,轉而問呂子熙:“你來說說?!?/p>

小說《帝女重生:盛世寵姬》 第十一章:失望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總裁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言情小說
  4. 耽美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