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彩票顶呱刮靠谱吗 > 小說庫 > 言情

更新時間:2019-10-12 14:02:45

總裁的替嫁新妻 已完結

顶呱刮宝石之王中奖率:總裁的替嫁新妻

彩票顶呱刮靠谱吗 www.juedr.com 來源:程曳語莫西霆 作者:小小北分類:言情主角:程曳語莫西霆

小小北原創小說《總裁的替嫁新妻》,程曳語莫西霆為主角的小說叫《總裁的替嫁新妻》,總裁的替嫁新妻小說無與倫比,酣暢淋漓 ,內容精彩,這里為您提供總裁的替嫁新妻小小北小說閱讀,程曳語莫西霆為主角的小說叫《總裁的替嫁新妻》,小說情節跌宕起伏,酣暢淋漓 ,辭藻華麗 ,......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聽到程兮菲房間的打斗聲,陳嵐珊和程父急忙沖了進來。

看清房中廝打的情形后,程父厲聲呵斥:“住手!都給我住手!”

他快步沖進去,捏住了程兮菲的手,還一腳踹翻了沈時翰。

沈時翰痛苦的捂著肚子蹲在地上,一雙眼睛抬頭翻了又翻,卻是敢怒不敢言。他可不能惹怒這位未來的岳父老泰山,他還指望著娶了程兮菲,少奮斗十年,從此走上人生巔峰呢。

程兮菲手腕痛得厲害,忙看著程父撒嬌:“爸!好疼??!”

程父黑著臉怒瞪程兮菲一眼,陳嵐珊急忙趕過來,和程父說軟話:“老公,兮菲不是故意的,有話好好說,你看這是干什么?”陳嵐珊伸手掰程父的手。

程父冷哼一聲,松開了程兮菲,又掃了一眼滿臉巴掌印的程曳語,不滿道:“把她臉打花了,結婚的時候多難看!你們不要面子我還要,而且回頭莫家追責起來,誰擔?!”

“呵呵……”程曳語站在一旁苦笑出聲,眼神絕望。

這就是她的親生父親!

她挨打,他想的不是心疼,而是利益和面子。

程父白了程曳語一眼:“小語,我和你說實話——咱們家的狀況現在很不好,你要是不肯嫁給莫西霆,那公司就會破產。這公司是我和你母親白手起家打下的天下,你母親因為這個,身體勞累過度,最終落了一身的病根,早早的就離開了你和我,如果你想看到你母親的心血被毀掉,你可以不結這個婚!”

不?。?!

她絕對不允許母親的心血被毀掉。

母親離世的時候,她還很小,但是程曳語清清楚楚的記得,母親在病床上還在為公司的事情操心,她愛這間公司勝過生命,她絕對不允許母親的心血付之一炬。

她會不惜一切代價去守護這間公司,不為了別的,只為了母親。

程曳語的五官揪在一起,她很痛苦,也很掙扎……

看著程曳語的表情,程父嘴角微微上揚了一下,眼中的笑意更是掩藏都掩藏不住,閃閃發著光。

他就知道,為了她母親,程曳語一定會答應的。

程父在這件事情上看的很準,所以才這樣說戳程曳語心窩子的話。

這么多年,他雖然不怎么關心這個女兒,但是知女莫若父,憑著血緣,他也知道怎么去掐住他女兒的命脈。

果不其然,在一陣短暫的沉默過后……

程曳語閉了閉眼睛,沉聲說:“我嫁就是了,但是爸爸,請你以后多花點心思經營公司,而不是把心思都放在了玩女人身上?;褂泄鏡募壇腥鬩?,否則,我寧愿母親的心血被毀掉,也不想他朝看到母親的心血落在別人的手里?!?/p>

程曳語看了一眼陳嵐珊和程兮菲。

果然,她這個話一落,陳嵐珊和程兮菲的臉色都變了變。

不僅如此,就連沈時翰都俊臉一垮。

什么?

程曳語要公司的繼承權?

如果程曳語繼承公司,那他搭上了程兮菲豈不是白費盡心機?

本以為程曳語不受寵,又沒有親生母親撐腰,才舍棄她選擇了主動來勾引他的程兮菲,但是現在看來,自己的如意算盤好像打錯了。

程父沉著臉不說話,但是想想,他活著的時候公司是他的就行了,死了以后,誰他媽管這個。

程父揚揚手:“行行行!公司的繼承權給你,等我死后,公司就是你的!”

“口說無憑,叫律師!立遺囑!否則,我不結婚!”利益使人冷靜,程曳語硬氣起來,倒讓程父都一愣——他沒想到這個女兒厲害起來的模樣倒真是有幾分像她的母親。

這些年被陳嵐珊打壓,程曳語的性格發生了不小的變化。

但是她隱隱記得小時候母親教給她的那些事情。

如果母親還活著,那么她也許會是一個翻版的女強人。

“行!立遺囑!”程父一口答應。

程兮菲再也忍不住了:“爸爸??!”

她剛喊出聲,就被陳嵐珊掐了掐胳膊,陳嵐珊看著程兮菲搖了搖頭。

她在程家熬了這么多年,怎么會甘心把家產給程曳語,不過立遺囑而已,遺囑也是可以改的。

等到程曳語嫁到了莫家,她們有的是時間來籌劃和算計這件事情,眼前保住公司才是最主要的。

程兮菲這才忍下。

人生軌跡驟然改變,程曳語入夜難眠。輾轉反側了幾個晚上以后,她熬到了結婚前夕。

這一晚,她接到了閨蜜宋曉月的電話。

宋曉月是個風風火火的個性,當初聽到了這件荒唐的事情,差點殺到她家里來打抱不平,被程曳語攔住了。然后她又說要去揍渣男沈時翰,程曳語怕她吃虧,也攔住了,說自己已經打過了。

但是宋曉月聽得出來,程曳語嗓子都啞了,這件事情對她打擊不小。

她心疼程曳語,所以這幾天只是默默的安慰她,沒有做什么其他的事情,今天是最后一晚,明天程曳語就要嫁給那個毀容的男人,宋曉月打心里替程曳語覺得不值,她約了程曳語來酒吧嗨皮。

“小語,最后一晚,來嘛!放松一下,你干嘛那么規矩,那可是個占了你便宜還跟你冷笑的男人!我看什么下藥,他也不一定完全不清醒,要是像你一樣被藥的不能動,都要昏過去了,還能跟你做?這男人就是個趁人之危的渣渣!”

“好了,你別再說了,我去找你就是了?!狽湊彩撬蛔諾?。

程曳語起身,打扮梳洗了一下,就奔著宋曉月說的夜店去了。

她剛到就被宋曉月嚇了一跳,宋曉月帶著個粉色的面具走過來,還將一個金色的面具套到了程曳語的臉上。

程曳語定睛一看,一屋子面具人,男男女女正在舉辦面具舞會。

面具?!

看到面具,就想起莫西霆的銀面具,那冷冽嗤笑的眼神,還有那天夜里充滿浴火侵略性的眼神都讓程曳語覺得郁悶。

她扶了扶額頭:“我們走吧!我不想待在這里!”程曳語伸手要摘自己的面具,卻被宋曉月按住了手。

“我知道你在郁悶什么,但是我這叫以毒攻毒,你以后就要面對一個面具男過日子了,你總不能總是對面具心有余悸??!今天咱們是來玩的,想怎么玩都行,因為有面具遮掩,根本沒人認識咱們!”宋曉月朝著程曳語眨了眨眼睛。

她的話就像是一個石子,不輕不重的砸在程曳語心口的漣漪上,蕩開了層層波紋。

相關內容推薦:

猜你喜歡

  1. 總裁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言情小說
  4. 耽美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